消防员职业化不仅仅是小事

  中国消防设备网为您播报:“出入火场的人,内心永远被一股浓烟包裹着,以为可以走得出来,其实根本不可能。无论是救人还是被救,都是一样。唯一的方法,就是与这股浓烟共存,就算面对黑暗,也要坚信,阳光一定会照射进来。”
  香港电影《救火英雄》中的最后一段台词,也是牺牲在2015新年伊始一场大火中的20岁的消防战士张晓凯生前所爱的一句话。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把军功章给活着的人时,我们也必须反思:一次次不幸中,“消防员职业化”能否成为他们面对危险时“逃出生天”之路?
  刚入伍的没经验
  有了经验却要退伍
  年轻人成了牺牲的救火英雄中的大多数。
  1月2日13时14分,位于哈尔滨市道外区太古不夜城小区建筑内的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发生火灾。
  8个小时后,中庭内4—2栋三单元、五单元局部突发毫无征兆垮塌,哈尔滨市公安消防支队开发区中队坚守阵地的多名消防官兵被压埋。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其他消防官兵立刻冲到现场,消防老兵玄龙海用力挥舞手中的大锤,侧击着压在战友身上的横梁,用撬棍撬、用手挖。
  不幸的是,仍有5名消防战士牺牲,均为90后,年龄最小的赵子龙18岁,入伍刚满4个月。
  几个月前,在上海龙吴路高层住宅火灾扑救中,两名牺牲的消防战士同样年轻,分别为23岁和20岁。
  据公安部统计,2014年以来,全国发生的10起较大火灾中,有20多名消防员牺牲。2008年至2012年,牺牲在一线的消防人员超过140人,平均年龄只有24岁。相比之下,美国30多岁的消防员死亡率最低,20多岁的其次,40岁以上的消防员死亡率较高。
  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目前,现役消防队员在一线灭火的多为一期、二期义务兵,也就是说最多不过6年。尴尬的状况在于,灭火的要么没经验,要么经验有了却要退伍。
  作为一名曾经的消防战士,名为“消防员的故事”的微博博主1月3日晚上9点多,写下了自己对此次哈尔滨大火的“质疑”:“个人认为,指挥有问题,下午三点左右已经确认群众疏散完毕,然后燃烧近九小时后还进行内攻,何况房龄超过二十年了,完全没有必要,而且内攻小组里还有四个月的新兵……”
  博主的消防服役经历也从个例上映射了中国消防队伍“不职业”而带来的隐患。
  “初为消防员时,怀着忐忑与憧憬度过了到中队后的第一天。”该博主这样回忆。作为新兵部署,他被分入了战斗班。在战斗班的第二个晚上,警铃就响起来了,他不知道是半夜几点,只记得很快到了着装架前,很熟练地穿好战斗服,“第一次穿,但没空去欣赏自己,跳上车就出发了……”
  像这样刚经过新兵连训练后分到战斗班就奔赴火场的情况,非常普遍。
 


消防设备网配图
 
  短暂服役期“短板”
  2013年,《武警学院学报》公布了一组数据:1980至2008年间的167起事故中,消防官兵伤亡799名,其中火灾扑救过程中伤亡占82%,抢险救援伤亡占12%,往返途中伤亡占4%。
  美国消防协会2010年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当年殉职的消防员中,54%死于工作过度疲劳或压力导致的疾病,26%死于往返途中交通事故或外力撞击,只有11%死于火场。
  数据对比可看出,缅怀牺牲消防队员时对灭火专业性的质疑声音,并不是完全没道理。
  分析上海龙吴路高层住宅火灾扑救中消防员牺牲的原因,公开报道中称“受轰燃和热气浪推力影响”,上海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教授梁日忠则解释说,其实这是火灾动力学当中的“回燃现象”。
  “这个问题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认识,认真对待,反思消防队员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梁日忠说。
  一直以来,梁日忠不断呼吁上海建立职业化消防队伍,“上海有实力、有现实也有必要建立职业化消防队伍”。这不仅让消防队员有经验对付火场危险,也更有能力应付上千万的昂贵消防设备的操作,更有职业自豪感。
  上海金融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肖本华专门关注过国内目前的消防现状,在他看来,武警消防战士短暂的服役培训期已经与城市日益复杂多变的火灾救灾现场形成了鲜明反差。
  “目前,上海的消防队伍以武警战士为主,其中大部分还是义务兵,他们的年龄和经验都不足以胜任这种需要复杂技术和人生阅历的工作。”肖本华说。
  我国消防实行现役军人制,服役期两年。一名普通消防员从进入部队到接受培训、积累经验只有两年时间。老兵刚刚熟悉了业务,如果不能转士官,就面临退伍,于是一批新兵从头来。
  一位消防业内人士指出,每年年底义务兵退役期间,消防部队战斗力最弱,但却是火灾频发时期,矛盾极为突出。每年干部转业,也会带来一段时间战斗力的下降。
  专职消防员成了“临时工”
  对消防员职业化问题,科普作家邢立达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反对声源于深圳消防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当年深圳实行消防职业化,结果遇到火灾,公安编制的消防队员畏缩不前,紧急从外地调来的公安现役支队士兵却像打仗一般冒死突击。”邢立达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
  早在1984年,深圳就率先在国内实行消防职业化改革,建立了中国内地第一支公务员编制的职业化消防队。
  然而,职业化的“后遗症”很快出现。因为消防归入公务员编制,地方财政每年至少要支出一亿元,财政压力加大。同时,公务员消防员不像现役制消防员那样退伍转业,导致人员更新困难,年龄结构老化严重。
  公开报道显示,几番博弈下,深圳消防局就没有再次改制,而是转来了200多名现役消防队员,让他们弥补职业消防人的不足。区区200来人,怎么够应付深圳这样的特大都市?2008年2月,极端尖锐的矛盾终于爆发,南山区的大火,消防队仅能派出6个人:1个行动队长、3个班长、两个战斗员。
  深圳市消防局2008年向深圳市编办发出的《关于我市消防警力严重不足的情况报告》中显示:深圳原有消防民警和现役消防官兵共1123名,其中公安民警894名,现役消防官兵229人。这其中,从事灭火救援工作的民警只有448名;现役229名消防官兵中,实际参加灭火救援工作的只有158人。现实是,有395平方公里的区域需要灭火救援。
  2009年,深圳彻底让公务员编制的公安消防队伍离开一线,现役制消防队员全面接管灭火工作。
  就在深圳消防员职业化受挫几近放弃的时候,国内多个地方却开始了消防员职业化的探索。
  探索发自2003年的衡阳大火,在那场大火中,20名消防官兵不幸牺牲。从那时起,每当有消防员不幸牺牲的事情发生,总会掀起一股呼吁消防“职业化”的舆论浪潮。
  2003年,山东招收了4444名合同制专职消防员,这一做法成为全国各地学习的经验。
  2006年2月28日,全国政协委员李书福提交了“关于推进消防事业改革”的提案,建议建立职业消防体制。当年,公安部召开了“全国多种形式消防队伍建设现场会”,要求建立多种形式消防队伍,力推消防队伍职业化。其中,两种主推方式是专职消防队(公务员或事业编)、合同制消防队。
  然而,各地的探索并未摆脱“深圳模式”的怪圈。仅过了八年时间,山东合同制专职消防员只剩下2414人,在位率仅46%。
  在肖本华的眼里,合同制消防员被定位为“短期临时用工”,实行劳务派遣。但这一工种危险性大、执勤时间长、工资待遇低,导致消防员们“招不来、留不住、战斗力不强”等难题凸显,人员流失现象比较普遍,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
  职业化消防队员,原本应该更加突显出“职业”二字,但是现实中却不如现役制消防队员“好用”。
  福建泉州市消防支队的肖逢仁曾透露,当地自2003年招收第一批政府专职消防员以来,安心部队工作钻研业务成为骨干的屈指可数。他们在消防部队的角色,更多是充当消防部队的“临时工”、火场上的“水带工”、生活中的“环卫工”。
  职业化最大障碍在经费
  “职业化”遇到瓶颈,内地绝大部分消防员仍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陈浩(化名)是上海一名合同制消防员,在火场摸爬滚打了七年后,越发地对自己的前途感到不安。他担心将来自己不能再胜任消防员这项高强度的工作后,还能找到什么谋生的出路。
  对合同制消防员的军事化管理,陈浩还能适应,但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让他觉得,“拿这点钱,没法和国外的职业消防员比,而且在这个高危行业,医疗保障也让人担心,我们不能像现役那样完全报销。”
  陈浩的境遇或许代表了目前多数内地合同制消防员的现状。泉州市消防部队基层单位合同员工经费人均每年4.5万元,扣除伙食费、保险费、被服费等,实际到手的工资月均只有1500元左右。
  浙江海宁的专职消防队伍待遇在全国算是最好的,但一般队员年实际收入在2万至3万元之间。
  在香港,经常能听到这样一句话:“要想生活好,嫁个救火佬”。香港的消防员不仅能养活一家人,还解决了子女的入学和住房问题,而且平时实行轮休制。
  而美国消防经费直接由当地政府负责,有部分州政府向居民征收相关消防的税费,每个家庭年均50—200美元不等。美国消防协会2009年统计显示,美国50个州的每年正常消防经费合计约1500亿美元,人均消防支出500美元。
  没有经费就意味着没有更好的消防设备、没有更好的消防培训,更何谈专业化、职业化?
  2013年12月31日,山东以政府令形式颁发了《山东省专职消防队伍管理办法》,对山东省专职消防员队伍建设给予了法律层面的规定。专职消防队伍承担火灾扑救、应急救援和火灾预防任务,具有社会公益性质,符合条件的消防队将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特别是专职消防队员,实行劳动合同制,连续订立两次10年的劳动合同以后,将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直至退休。
  资深媒体人王志安并不那么乐观,“推行消防职业化的最大障碍在于经费,如果军转民,经费投入估计要大幅上涨。在国内尚且面临消防力量不足的局面下,难!”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